學員心得:
「從來沒想過感應能量這樣簡單、真實。真的本來就會的,只是沒有使用過。」
 
「今天去燒炭窩參加了一個有趣的課程“能量感知及導引”!發現自己的麻瓜指數下降了!
因為我竟然能感應水、石頭、水晶柱的能量是不同的,而且還能感應、分辨並描述出其他學員的能量不同呢!
多年前學習靈氣時,就因為太麻瓜了,常常無感而挫折不已,就在要完全放棄之時,因為芳療共學認識了Steve,和他聊天時才知道原來他也有學靈氣,而且是師父級,我把在學靈氣遇到因擾告訴他,才知道問題是有方法解決的。
三月時參加芳療實證全書讀書會時,老師和同學也有學習靈氣,我想該去面對問題的時候到了!
今天,放下很多成見及固有想法,很放鬆的去體驗能量的流動,終於有所感應☺
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因為練習著,不要去在乎別人的看法及感受,只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好好認識不同的自己,這個感覺是美好的!」


「戶外的體驗真的很棒。有感覺跟自然的連結。以前都去認識動植物的,感謝Steve。」


「真的很真心愛環境~」


「很高興參加這次的活動,有更多的了解和實質上的幫助。會和家人朋友分享,實在是太有意思了。」


我不是老師,只是引導者,引導出你們與身俱來的能力。
透過活動、遊戲,讓你驗證知識,最重要的,認識到自己未發揮的能力。

我:「今天的課程是要挑戰科學的認知。」
事實擺在眼前,沒有科學基礎或理論,但大家都感受到這是真實的。

「好厲害,你怎麼做到的。」當學員成功時,這是很常聽到的一句話,
「是因為感覺到黑影嗎?」
「不是!我也說不上來。」
我:「妳試看看就知道了。」
過一會之後。
「對!不是陰影,是種很強烈的感受。」

這個課程不會有很多的理論,但很重視練習及實作,還會有回家功課。你將感受到真實,沒有半點幻想。

「當我看到它時,起了雞皮疙瘩。」
我:「你怎麼做到的?」
「我請樹告訴我答案。」
我:「那我要請你問樹需要什麼,請他帶你到需要去的地方,我們都會跟著你。」
我們跟著他走到一個地方,開始撿垃圾。我拿出了準備好的袋子給大家裝。
在我要結束課程前,他又往旁邊走去,帶回了一隻雨鞋。
「真是有夠誇張的。」我心想。今天這些學員太厲害了,上星期之前他們卻一點都不知道。

這只是其中一些對話。
我能不能做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學員可以做到。因為我相信一位好的教練/老師,並不是自己很強,讓學生崇拜,而是能夠訓練出厲害的學生。這也是我的教學目標。看到學員表現優異,真是令人興奮不已。

這課程沒有證書,因為你們不需要我證明你們多行,你們知道自己可以做到。

這個課程的目的,希望讓人認知到物質之外的世界,因而對自然及萬物能夠相互尊重。因此你能了解為何原住民入山前要先和山神及祖靈報告,不是因為恐懼,而是基於尊重。

每次活動,學員的經歷及帶來的問題各有不同,也因此每次課程都略有不同。
今天一位學員中途加入,她之前有很強的感應力,之後把它放掉了。今天她是來尋找答案的。
「開啟了對能量的覺知,不就會給自己帶來困擾?」
我:「有了覺知,你可以選擇不要待在不好的能量場所。而不是無知地讓自己曝露在危險之中。」
是的,這個能力你還是可以把它關起來,如果你希望如此。
她今天的行動常常和結果背道而馳,我很高興她發現了這個事情:當她停掉所有直覺後,所做的決定完全和直覺唱反調。認清這件事實,才能選擇正確的路。
「一切都和平衡有關,過與不及都會出問題。」

「你母親的狀況不會讓你害怕,而不想接觸這些事嗎?」
我:「不會,因為這樣的狀況,我才想要找尋是怎樣的原因造成的。而且是從西方世界來找原因,我很高興我找到了。」

「我的老師說和樹,石頭溝通,容易有外靈入侵,所以禁止我這樣做。」
我:「妳的老師說這句話是對的。但我們並不是為了求什麼才和樹或大地溝通,我們是出於尊重,如果祂們願意,可以像祖父母對孫子一樣的給我們啟示或祝福。而我們也會詢問是否有需要幫忙的地方。我常常被叫去撿垃圾呢,因為這是我們人類造成的,而且是我們能做到的事。當我們要和土地和樹溝通時,妳可以選擇不要跟著一起做。」

最後上課的結語,覺得不是我自己講的,而是土地讓我說的,因為我講的超順的,但我卻無法一字不漏的回想起來。(想到以前也發生過這樣的事,幫土地代言)大意是說:回去後要常常練習,有機會常常和大自然多多連結,尊重萬物之類的.....

 

課程的起源:追蹤師的旅程
「有時,去一個地方旅行,只是為了認識一個人。對我來說,到英國旅行最大的收穫,是遇到了那位祖母。」

在英國旅遊時認識一位80歲的祖母,她在湯姆布朗的追蹤師學校學了七年的時間,並且在荒野住了許多年。回國後,在朋友介紹下,認識了山鹿,才知道在台灣也有追蹤師。又拜讀了達娃所翻譯的追蹤師小說,然後學習了追蹤師課程。之後神奇的事發生了,在我感覺到需要去美國時,祖母邀我她家做客。不清楚她有什麼計畫,但她請了另一位60歲的追蹤師朋友來教我追蹤及鑽木取火。

我問那位60歲的追蹤師,學習追蹤腳印有什麼用處?我喜歡學習在自然裡生活的方法,但因為住在都市,即使去爬山也看不到什麼動物,實在不知道追踨腳印有什麼好處。
他說:「朋友,學習追蹤是進入靈性道路的一種方式。」

之後,祖母叫我用能量追蹤腳印,由於我具有能量感應能力,一試就成功了。後來我才知這叫做靈性追蹤。
期待有一天大家也能有這樣的能力,但這不是一次上課就可以學到的。經過這個課程的練習,開啟了你的能量感知力,並持續練習,有一天你也能做到。

Spirit Tracking:(追踨師學校的課程)
As you learned in your Advanced Tracking class, a string of physical tracks is not always necessary when it comes to following an animal’s trail. This class will open up a whole new world to even the most experienced tracker. Once you master the concepts Tom sets forth in this class, your speed and success on the trail will become phenomenal.

對於祖父和湯姆而言,學習追蹤的技巧,必須在肉身及靈性這二方面的技術上,能夠取得平衡,否則無法完全掌握。
To Grandfather and to Tom, tracking is a duality; an equal balance between the skills of the flesh and the skills of the spirit without which a tracker will never achieve mastery.

她又教我找尋物品的方法,把我的鞋子藏起來,我一下子就找到。我說:因為妳放的地方太顯眼了。後來她很高興地把我的鞋子藏在看不到的地方,如果我找不到,就沒鞋子回家了。難度變高了,也對靈性有更加地認識。

與她在森林中散步,她走在前頭,突然轉頭,示意我不要出聲,然後手指著我右邊的地方。好幾頭鹿在距離很近的地方看著我們。
後來我問她:「妳已經走過了牠們才回頭,照理說並沒有看到牠們啊,怎麼會又突然回頭看到牠們?」
「我總是能知道身邊有什麼動物存在。」她微笑著回答。
這讓想起了,為何另一位追蹤師朋友站在祖母家的窗前時,可以發現遠處有鹿群。而我看了半天,一直沒看到。默默思考著,在都市生活的我們,到底失去了什麼。

有時,去一個地方旅行,只是為了認識一個人。對我來說,到英國旅行最大的收穫,是遇到了那位祖母。後來發現祖母並不是有錢人,去英國旅行是向朋友借錢去的,她知道她必須去。

她住在一個美麗的高級別墅區,整片土地都是她的,原本只是一片荒野。她為社區及道路命名,每天帶著二隻狗巡視這片土地,靠政府的退休金生活。
「看看我現在這樣,你不會相信以前我怎樣在這裡生活的,住在一片荒野之中。相信上帝,宇宙會給你所需要的,不會有饋乏。」她很滿意現在的生活,雖然沒有多餘的錢,但她把家裡裡外外佈置的很美。每天早上坐在椅子上看著森林,喝著咖啡靜坐;走在自製的迷宮(Labyrinth)裡冥想,做點運動,然後開始一天的工作。是的,她很享受一個人的生活。

IMG_3567.jpg

IMG_1393.jpg

旅程即將結束,因為我的英文口語不好,我把我想的寫出來給她看:
Tracking is a way to bring people for spiritual path.
So I like to have classes to teach people how to feel energy, then bring them into the spiritual world by tracking skills.

Also I work with spirit of land to help Mother Earth, that's what I call magic.
Permaculture is my dream to live. 
「這裡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來的地方,我很高興你跟著你的心在走。」祖母高興地說。
她的家,就像是聖地一般,只邀請及招待特殊的人。
「我可以將在這裡所學的,帶回去給我的族人嗎?」我問。
「當然可以,但是你要多加練習,才能教學。」
從此,這成為我努力的方向:「自然=能量=魔法」。當然靈氣也包括在此。

「真的很謝謝妳,祖母。」

「孫子Steve,我也要謝謝你,讓我感覺到我不是一位古怪的瘋老太婆。」她當然不會這樣覺得,但相信有許多人這樣想。有時,要堅持一個理念,跟著自己的心做事,是孤獨而不容易的。她曾經因車禍而死而復生,從此改變了她的一生。她已經將她一生的故事寫成書,包括她學習追蹤師課程的經歷。她讀了幾篇給我聽,非常有啟發性。期盼她今年能順利出版。

回國後又繼續參加七世代自然生活學校的課,可惜師父要回美國去了,不知何時才會再開課。

有一天,看到了湯姆布朗(追蹤師學校創辦人)寫的文章,說明了追蹤與靈性的關係。
"When we track, we pick up a string. At the far end of that string a being is moving, existing, still connected to the track that we gaze upon. The animal's movement is still contained in that track, along with the smallest of external and internal details. As we follow these tracks, we begin to become the very animal we track. Our awareness expands from the animal we have become to the landscape it reacted to and is played by. We feel the influence of all things that surround us and our awareness expands from our consciousness to the mind of the animal and finally to the very cosmos. In tracking and awareness, then, there can never be a seperation. One without the other is but half a story, and incomplete picture, thus an incomplete understanding. It is the track that connects us to that grand consciousness and expands us to limitless horizons."
-- The Science and Art of Tracking

謝謝撥空閱讀,祝福你

Steve /|\

以下是祖母的邀請函,出自作者Oriah Mountain Dreamer,也送給所有來參與活動的人。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at you do for a living. I want to know what you ache for, And if you dare to dream of meeting your heart's longing.

 

It doesn't interest me how old you are. I want to know if you will risk looking like a fool for love, For your dreams, for the adventure of being alive.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at planets are squaring your moon. I want to know if you have touched the centre of your own sorrow, If you have been opened by life's betrayals or Have shrivelled and closed from fear or further pain.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sit with pain, mine or your own; If you can dance with wilderness and let ecstasy fill you.To the tips of your fingers and toes without cautioning us to be careful, Be realistic, or to remember the limitations of being human.

 

It doesn't interest me if the story you are telling me is true.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disappoint another to be true to yourself, If you can bear the accusation of betrayal and not betray your own soul.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see beauty. Even when it is not pretty every day, And if you can source your life from God's presence.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live with failure, yours and mine, And still stand on the edge of a lake and shout to the silver of the full moon, "Yes!"

 

It doesn't interest me to know where you live or how much money you have.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get up after the night of grief and despair, Weary and bruised to the bone, and do what needs to be done for the children.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o you are, how you came to be here. I want to know if you will stand in the centre of the Fire with me and not shrink back.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ere or what or with whom you have studied. I want to know what sustains you from the inside when all else falls away.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be alone with yourself, And if you truly like the company you keep in the empty moments.

 

Written by Oriah Mountain Dreamer.

你靠什麼維生?我不感興趣,我想知道你渴望什麼?你是否敢於夢想你心中的渴望?

 

你幾歲?我不感興趣,我想知道你是否願意,冒著看似傻瓜一樣的風險,為了愛、為了你的夢想、為了生命的奇遇?

 

什麼行星和你的月亮平行,我不感興趣,我想知道你是否觸及你憂傷的核心?是否因著生命的背棄而敞開了心扉?抑或變得枯萎?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跟痛苦共處?不管是你的或是我的,而不是想去隱藏它、抹去它、或是遮掩它。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跟喜悅共處?不管是你的或是我的,你能否跟狂野共舞?讓激情延伸到了你的指尖到趾間?而不是警告我們要小心、要實際、要記得身而為人的限制。

 

你跟我說的故事是否真實?我不感興趣,我想要知道,你是否能夠忠於自己,而不懼怕讓人失望?你是否能夠忍受背叛的指控,而不違背自己的靈魂?我想要知道你是否始終坦誠,並因之而足以信任?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看見美,即便它不是時時刻刻都美;你是否能從創造的顯化中,找到自己生命的起源?我也想要知道,你是不是能跟失敗共存,不管是你的還是我的,還能站在湖岸邊,對著天上滿月的銀光,吶喊:「是啊,我能!」

 

你棲身何處?有多少金錢我不感興趣,我想知道的是一夜傷心和絕望、一身疲憊和傷痕之後,你是否照樣起床,履行應盡的義務,養育待哺的孩子?

 

你有何背景?何以成為現在的你,我不感興趣。我想知道你是否願意與我一道,站在烈火中央而不退縮?

 

你在哪裡受的教育?學的什麼?與誰為師?我不感興趣,我想知道的是當一切消逝之後,是什麼從內在支撐著你?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夠與自己單獨在一起,是否能夠真心喜歡...那在空虛時刻中陪伴著你的一切。

全站熱搜

Ste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